18156期足彩进球彩推荐|足彩进球彩软件
首頁 > 旅游 > 婁底美食 > 正文

管 粉 與 蛋 花

2014/12/25 15:51:06   新新網  袁委淑

關于酒席,新化以前有句順口溜:“雞魚丸子肉,海帶蛋花粉”。這個粉,指的就是管粉。可見,在若干年前,管粉是作為新化大菜中的一員榮登大雅之堂的。后來,海帶、蛋花、粉,因為便宜而跌了身價,悄然隱退。山珍海味之類你方唱罷我登場。再后來,大家吃著吃著,又感覺那些山珍海味又不是原來的味道了,越來越淡,倒嚼出諸多激素尿素的味道來。宴席上的花樣越來越多,可人的味覺卻越來越遲鈍。特別是太太小姐們,懨懨的尖著筷子,這兒瞅瞅,那兒挑挑,一面嘆息著沒什么可吃,一面扒拉些許酸菜蘿卜干什么的聊以下飯。

 我基本上也是在菜場轉來轉去不知買什么,碗里挑來挑去不知吃什么,越來越絕望的城里人之一。

春節去伯伯家,伯母在廚房迅速弄好了菜,雪花丸子、魚凍、風干牛肉、柴火臘肉等,外加一大盆熱騰騰的東西。伯母笑盈盈的說:“我是最不講究形式的,就圖吃個輕松痛快。雪花丸子和魚凍都是現成的,就現做了3個菜,大家趁熱快吃。”

十來雙筷子紛紛往大盆里伸。大盆里裝的,就是管粉。夾住一筷長長粗粗的粉條,就帶出幾朵黑木耳,小筍干,黃花,香菇,白菜桿之類,韌的是粉條,脆的是木耳,香的是菇朵,鮮的是筍干白菜桿。嘿嘿,幾口下去,味蕾似乎全部盛開。伯母見我們這副吃相,特別高興,拿出調羹在盆底搗鼓了幾下,給每人碗里又都盛了點。一嘗,是飯豆,舌頭輕輕一轉,豆子就融化了,粉粉的,香香的。

吃了滿滿的一大碗粉條,肚子就飽了。最要緊的是,這個大雜燴沒有絲毫油膩,幾個飽嗝上來,還是滿嘴的醇香。再夾少許的風干牛肉入口,竟也是出奇的香辣可口了。
 
伯母說,每年臘月底,快過年了,最惦記著的是買回十來斤的管粉。買回了管粉,春節做菜就輕松,脾胃就輕松。

伯母還說:“春節以管粉既當菜又當飯,本來就是我們新化人的老傳統,別人家怎樣我不管,我可是將這老傳統一直堅持了下來。”大家深受影響,紛紛感慨:怎么一不留神便將老祖宗的這個好傳統丟了呢? 于是回家也學著伯母天天弄一大盆粉吃。腸胃從此服服帖帖不上火不結不瀉了。

慢慢的吃著粉,又慢慢的憶出許多的往事來。

年關臨近時,大街小巷就會冒出幾個挑著簸箕的農民,簸箕里的管粉三尺來長,粗粗笨笨。若是跟他們砍價太狠,那人便極為不屑的提高音調:“你到超市買那個包裝好看的和我們這個稻草捆的比較比較,機子軋出的和手線的粉,簡直就是爛眼皮打架(差得遠)”。

舅舅從新疆回來,那懷舊的狗鼻子繞過大魚大肉,一門心思追蹤著少年時代的白辣椒炒火炕魚,豆子燉管粉。我外婆嘆了口氣,走街串巷,一家一家的問,無奈早過了賣管粉的季節。后來,紅薯熟了,管粉在秋收后的曠野里熱火朝天的晾曬。外婆一狠心,給舅舅郵去了20斤管粉,因為那高昂的空運費,外婆還一直嘮叨:“豆腐花了個肉價錢,在外面的怎么都老想著要吃管粉呢? ”

外婆在世時,在冬天,她老人家偎在火邊,將長長的管粉放在火上慢慢的轉動著燒烤,眼見著暈黃的粉絲變白變胖變香變蓬松,外婆就笑著遞給我們。那是我們兒時一種快樂簡單的零食啊! 現在想來,管粉就如呆在鄉下的老外婆,不經意間就離我們遠了。但是,只要你肯親近她,她就能給帶你綿綿不絕的溫情。   
 
蛋 花

 如果說,三合湯洋溢著梅山漢子火辣的激情,管粉蘊涵著新化祖老母脈脈的溫情,那么,蛋花則如鄉野間那枝一閃而過的野菊花,遠遠的回頭,還能帶給你依稀的甜美,一如那張亮晶晶的小臉。

蛋花的制作很簡單,撕半塊風干的桔皮,切成丁,十來粒噴香的炒花生肉,碾成末。再抓幾朵炸干的油渣,也切成丁。此三樣放到油鍋中用微火泡香,然后再備大碗涼水,將雞蛋與紅薯干淀粉混到一起攪勻,順著熱油,慢慢地,一圈圈倒入鍋中,蛋花就成了。 透明的粉凍裹著金燦燦的蛋花,宛若琥珀般不變的容顏,而香甜軟糯,則是蛋花的全部風情了。 一日說到蛋花,姑姑說,現在誰還吃這個,就是在鄉下,酒席上也是用白木耳枸杞葡萄干當甜點了。

可是我還是懷念它,一如歌星李春波一遍遍吟唱著他的《小芳》。

 

[ 責任編輯:劉明軍 ]

時政 社會 縣市 教育 旅游 汽車 娛樂

新聞頭條

熱點推薦

Copyright © 2016 www.hhogd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婁底新新網 版權所有
網站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婁底手機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服務電話:0738-8341588
18156期足彩进球彩推荐